進興宮全貌

進興宮全貌

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

古公三王囝仔童乩及神蹟傳奇

  當年的教育不普遍,囝仔童乩李喬木,和一般孩童一樣,並未上學讀書,所以孩提時代的他並不識字,只是長大後,曾去阿練伯私塾讀過一些古書。
 神奇的是,童年時代的李喬木起乩時,竟然會寫字,村民更加相信,那是古公三王附身後的結果。
 王公透過李喬木起乩時所畫的符,一般人看不懂,必須由一個人擔任翻譯,即俗稱的「桌頭」,又稱「童乩企仔」,桌頭由成人李阿勞擔任,他是李喬木的堂叔。
 李喬木幼年時期,個子很小,高度不及神桌,因手不夠長,無法在神桌上畫符,只好將早期插秧用的「秧船」,倒置過來,放在地上讓他踩著,才夠高。
 雖然李喬木年紀小,起乩起來,因為是代神明說話,十分靈驗,民眾都深信不疑,神威傳說不脛而走,到處有人來請神去降妖伏魔。
 當時宜蘭街上有一整排房子,一字排開,號稱「十六檻」,其中有一戶家裡不平安,前來迎請王公去祭煞。
 這十六戶建築,外表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,走廊下方各戶都設有插香的香管,外人幾乎很難分辨那一戶才是案家。
 依王公祭煞作法,在祭煞後,必須將一些祭品或不清潔的東西,一起押送到外頭燒掉,當乩童和桌頭兩人走出案家後,這十六戶故意測試古公三王的靈驗度,他們全部在自家前面的香管點上三炷香,且都將大門關上。
 當乩童和桌頭押送不潔東西出去,再返回案家時,隨行的桌頭李阿勞牽著正在起乩的李喬木,一時認不清案家是那一戶,李阿勞極其擔心,深怕漏氣了,心想,如果弄錯了,不但被人看破,而且還會遭未祭煞的住戶辱罵,甚至會挨打。
 李阿勞不知如何是好之際,只好放手讓李喬木在神明附身下繼續起乩,結果李喬木在緊閉雙眼情況下,以非常大的力氣,猛力一腳,即準確地踹開案家大門,闖入大廳,令在場圍觀者非常震驚而深深折服,這件事使進興宮王公大大出了名。
 冬山鄉的武淵村,舊地名叫做「埤頭」,有一戶姓練人家,一名叫做「練阿清」的人罹病,家人來請王公去治病,病癒後,他們殺豬公,並請子弟戲陣頭,前來迎接古公三王去謝神,這在當時貧窮的社會,是非常稀罕之事。
 「練阿清」罹患的病,聽說是「淋病」,雖然淋病在醫學發達的現在,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疾病,但在當時是一種不太好治的病。
 當王公被請到練家時,病人害羞,躲在臥室內,不敢出來大廳見正在起乩的李喬木,佯稱病重,走不出來。
 正在起乩的李喬木,大聲喊叫病人出來,並說:「你這種病,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病,很快就會好,你可以走出來啊!」
 病人知道騙不了神明,只好乖乖走出大廳;果然李喬木在扶鸞情況下,為病人開出藥方,服用幾天,即痊癒,令練家讚嘆不已。
 李喬木的養女李寶彩說,有一個阿叔李旺枝,目前已過世了,年輕時期,有一次去山邊撿木柴,口渴了,在溪邊捧水喝,結果一條小水蛭留在鼻子裡。
 他的臉變得很蒼白,經常暈倒,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什麼原因。
 後來請李喬木起乩,王公說話了,說是水蛭留在鼻子裡面。王公叫人準備一些灰燼,並指示用麻油引誘水蛭,在場者都覺得,那有可能?面面相覷,半信半疑。
 李寶彩說,但王公說話,大家都不敢說不是,我當時已滿大了,知道這件事,這個阿叔就住在我家隔壁。
 她說,王公要求用一塊布,準備抓水蛭,當以麻油引誘時,果然一條像筷子那麼粗的水蛭爬出來,水蛭被誘出之後,病就好了。
 李喬木起乩並不一定都是古公三王,而是隨著諸神明而出現不同表現,不過通常以古公三王居多。他起乩時,講的並非一般的白話,而是普通人聽不懂的「神話」或所謂的「官話」,但作為翻譯的桌頭李阿勞則聽懂,不過偶爾李阿勞也有聽不懂的時候,此時神明附身的李喬木,會惱火,並用力猛摑李阿勞的耳光。
 此時乩童通常會拿起筆來,畫一張符,放到神像前面三杯敬神茶中間的那杯中,稱為「中甌茶」;說也奇怪,片刻間,李阿勞就聽懂神明在說什麼了。
 王公越靈驗,相對的,李喬木的工作就越繁重,漸漸地,使他產生「厭倦感」,尤其經常動不動就摑他堂叔李阿勞的耳光,不但李阿勞感到不是滋味,李喬木也覺得很難為情。
 自幼被王公抓來當乩童後,每次去為人治病或問事,收入微薄是小事,因為都是「真乩」,必須使出全身力氣,起乩時,幾乎全身都在顫動,渾身使力,甚至一張神桌旁,需有兩名壯漢壓住,神桌才不會被推走,不像一般乩童只在神桌上輕輕地抹幾下而已,所以神力退駕後,都需要休息三天才能恢復體力。
 尤其,後來他年紀稍大之後,感覺非常疲倦,況且當乩童賺不了多少錢,生活困難,加上內心不斷出現厭倦感,一直想逃開,又苦無辦法,於是他的叔叔李訓林因為熟諳符籙作法,有一回王公誕辰,舉辦過火儀式,由李喬木出駕,引導過火,李訓林使出「暗步」,在李喬木起駕過火之際,突然用女人生子裙等穢物作為抵擋,致王公神威無法展現,突然退駕。之後,李喬木遂到花蓮工作,以逃避繼續當王公乩童的差事。
 因為王公仍是經常要找李喬木,即使過了很多年之後,在花蓮的他,仍然不敢回家,甚至都不敢回來冬山探望母親李黃阿治。
 李喬木以為沒事了,民國卅一年的端午節,他偷偷回到冬山鄉的補城找老朋友,即在李寶彩的生父簡樹連住處喝酒,並到冬山河洗個澡。突然李黃阿治肚子痛得不得了,家人叫人去找李喬木。
 李喬木雖然被通知母親腹疾,卻一直未回家,等得家人心焦不已,結果他並未先回家,反而走到進興宮來了,他一走進廟門,立刻起乩,呼號起來,莫名其妙地鑽入神案前的四角神桌下面。
 現在的人或許不知道,這種四角神桌底下的兩根交叉樑,距地面大約只有廿五公分左右,他整個頭部硬擠入交叉樑下方,雙手用力摑打自己的嘴巴,打得很悽慘,並自咬手臂,發出極大的哀號聲,令人聞之喪膽。
 這種現象,意思是王公顯發怒氣,處罰他不肯聽使喚,竟然遠走花蓮。不過等他退駕後,李喬木即未再擔任乩童職務,又回花蓮工作,以後王公即不再找其他人當乩童了。
 當王公懲罰李喬木之時,大家趕緊請來李黃阿治到神前跪求神明寬恕,起乩的李喬木以神明的身分說出,距離端午節不久,將發生一場大災難,眾弟子千萬要大大注意,小心提防,但當時他未說出是什麼大災難。
 原來是農曆五月廿八日重創宜蘭縣各地的大颱風,下厝底的茅草民房全部倒光光,但村民卻沒有人受傷,廟也沒倒,颱風期間,廟門自動打開,讓村民進入廟內避風,廟門自動又關起來,讓信徒稱奇不已。
 說也奇怪,李黃阿治來求王公饒恕李喬木之後,當下她竟然肚子不痛了。
 王公對未來的事,都知道,更令人稱奇。
 李寶彩說,早期宜蘭地區,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有土地重劃這檔事,有一天,李喬木已不當乩童,人在花蓮,但王公卻想講話,午夜十二時,住李寶彩家隔壁的李訓儀,突然不由自主地唱起歌來。
 李訓儀本是三山國王的童乩,他突然走路到廟前,邊走邊唱歌,村民被吵起來,大家覺得很奇怪,但感覺王公要講話了,所以紛紛跟著李訓儀到廟前,民眾跪在神明前,李訓儀被王公附身開口說話,稱再過不久,政府就要在珍珠村實施土地重劃,有些地點會被劃為水溝,有些地點則會被劃為道路,為了地方平安,要擇日出動神轎,且要拿符咒去指定的地點祭煞。
 結果事隔兩年,宜蘭縣政府真的在珍珠村實施土地重劃。神奇的是,那些水溝和道路,竟都是之前王公指定祭煞的地點。
 李寶彩讀小學四年級,李喬木在大元山工作,有一次颱風。
 家裡只有媽媽鄭寶春、姐姐李淑珠和李寶彩三人。當天深夜颱風來襲,但在晚上九時多,天氣都還很晴朗,見得到星星,天空很清亮,竟在午夜十二點多,李家房子就被吹倒了。
 李寶彩說,我們家的屋頂被風吹到現在伊彩園的位置。
 李寶彩說,颱風吹得正緊時,我們非常害怕,媽媽用身體去擋牆壁,在颱風吹得非常猛烈的時刻,媽媽拚命祈求王公保佑;但風實在太大了,剎那間,強風吹過來,我們三人立刻躲入客廳的桌子下方。
 屋頂的部分桁架壓下來,桌子的四隻腳有一半插入地面,第二天,很多人圍觀,大家以為鄭寶春母女三人沒命了,但奇蹟似的,他們卻安然無恙。
 而在附近的理事長李後進家裡的桌子,因屋頂壓下來,被壓得和地面一樣平坦,幸因家人都躲在大灶邊,才免於一難。
 逃避王公乩童差事的李喬木,到花蓮從事工程工作,有一次,帶了七、八十名工人,經過蘇花公路棧道,突然落石不斷,根本無法通過。
 但若不通過落石區,則無法前往花蓮,鄭寶春背著嬰兒時期的李寶彩,將褓巾蓋住李寶彩的頭,鄭寶春祈求王公,大喊一聲:「王公啊!你要保佑我們這些人都過去,把我們這群人帶過去!如果這些人沒辦法過去,我們會虧很多錢!」
 結果,鄭寶春帶頭過去,當眾人通過之際,石頭竟然停止掉落,直到所有的人都通過後,落石再繼續掉下來。
 李寶彩說,她的二女兒,小時候很難帶,經常生病,所以常把王公請來家裡坐鎮,她形容幾乎快要把王公的屁股,都摸到磨損了。
 王公的靈驗不只如此,甚至最後一次改建時的重建委員會主委李汪得,他為建廟付出所有精神和心力,辛苦程度可見一斑。農曆七月廿三日是王公的誕辰,李汪得在一個委員的家裡喝酒,酒後吐真言抱怨說:「王公有夠沒意思,我為祂重建廟宇,那麼辛苦,從頭挺到尾,竟然連個頭家或爐主,都擲不到筊。」
 因為凡是當進興宮頭家或爐主的人,不是得財,就是得丁,所以在王公誕辰時,大家都爭相擲筊,想當頭家或爐主。
 李汪得說:「今年如果再擲不到頭家或爐主,從今以後,廟裡的事,我再也不參與了。」
 結果吃完酒後,大家都到廟裡去擲筊,李汪得竟然連續擲出八個允筊,現場大家笑成一團,紛紛說王公靈驗得像是會吃糕仔,連偷罵都不行。
 進興宮的神蹟傳奇中,還有開台國聖鄭成功的故事。
 進興宮的開台國聖,最先是風箏大師李後瑞的先人供奉的,後來請到廟裡供奉。
 宜蘭地區早期鑿井時,為怕地下水出不來,通常都會請祂去坐鎮護佑。
 鄭成功當年為趕走荷蘭人,攻打台灣,民間傳說,地方有水無水,他一看就知道,尤其民間以為鄭成功是魚神轉世,所以知道水的出處。
 民間說法,鄭成功當年被困台中大甲鐵砧山時,將士無水可用,鄭氏拔劍插地,突然地面冒水,故大甲鐵砧山有一口「劍井」。
 宜蘭民間亦十分相信,只要請開台國聖去坐鎮,即可順利鑿井。李後春說,他在珍珠村下厝底的房子開鑿地下井時,也請開台國聖神像去家裡坐鎮;甚至阿練伯竹圍的李訓練當年開鑿自家地下井時,也請開台國聖去;風箏大師李後瑞的父親李訓果老家開井,也同樣請鄭成功神像坐鎮。
 珍珠村民普遍相信,只要開台國聖神像所到之處,挖出來的地下井,水源均十分豐沛。一般民家因為非常相信開台國聖的神力,請神像去坐鎮時,也請乩童起乩,並點出鑿井位置,結果所點的位置,幾乎都出現豐沛的水源;所以鑿井請開台國聖已成為地方的習俗了。
 進興宮的另一個傳奇是靈石之神「烏石先生」。
 靈石被搬到進興宮廟旁之後,也有一段傳奇,廟方為這塊巨石塑了一尊神像,名稱為「烏石先生」,這是已故世的李訓儀在生時,起乩時說出的,當時他是近九十歲之人了。
 李訓儀參加一個由四十名信徒組成的「三山國王會」,每年農曆二月廿五日三山國王誕辰時,由成員輪流當爐主,偶爾舉辦過火,有一年該會在一個爐主家舉辦過金火時,他竟然突然起乩,不過這時尚未提及「烏石先生」的事。
 本來靈石運到進興宮之時,廟方並未想到要替靈石塑神像。
 李訓儀先生有一天在睡覺時,突然起乩,跳到廟裡來,責備說:「我已來這麼久了,為何不替我塑金身?」
 信徒趕緊膜拜,但大家都不知道此神的名號,主事者再問神明如何稱呼,起乩的李訓儀說:「我是烏石先生,要替我塑金身。」
 於是進興宮為烏石先生塑一尊高度六寸二的神像,其高度也是烏石先生自己要求的,祂說自己是石頭神,造型像是姜子牙,手持拂塵,甚至連臉的顏色,也指示為暗紅色。
 現在很多遊客到珍珠社區來,先去摸摸靈石,觀賞一番之後,然後聽說進興宮有一尊「烏石先生」,就入廟來膜拜。
 李後春說,本來靈石出土後,大家覺得只是一個大石頭,不過是像蛋形狀的石頭而已,沒有什麼特殊之處,後來經過工人用水清洗後,才發現不一樣;本來是要給冬山鄉大興村三山國王廟的,後來在工地現場的信徒,回來擲筊問古公三王,王公指示,那塊石頭是寶石,不可給任何人,一定要運回珍珠村,放在廟旁。

1 則留言:

  1. 有個"網路兼職"機會替自己加薪,增加存款!
    給自己一個機會深入瞭解吧!
    免費索取在家網路兼職資料 。
    http://joe80411.weebly.com/
    祝~天天都是有美好的一天˙快樂與您同在
    PS:謝謝您的閱讀。如果您不感興趣,很抱歉打擾您!!

    回覆刪除